当前位置:汉字翻译国学红楼梦中贾政心里最满意的儿媳人选是谁?黛玉吗
红楼梦中贾政心里最满意的儿媳人选是谁?黛玉吗
2022-09-17

《红楼梦》中的金玉良缘是指贾宝玉和薛宝钗,木石前盟是指贾宝玉和林黛玉。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。

在贾府之中,宝二奶奶的人选,就在薛宝钗与林黛玉之间。

支持薛宝钗的,是以王夫人为首的“金玉良缘”派;而支持林黛玉的,则是以贾母为首的“木石前盟”派。这两派之间,愈演愈烈,互不相让,堪称《红楼梦》最精彩激烈的情节。

只是,作为贾宝玉的父亲贾政,他是在这二人之间,究竟更中意谁呢?今天,就让小白聊一聊这个问题。

熟悉封建社会下的婚姻制度的朋友,自然明白,封建社会之下的婚姻,讲究的是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因此,作为宝玉的父亲,他是具有发言权和决定权的。因而,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态度,对薛、林之争无疑具有重大的影响。

那么,对于贾政而言,在薛宝钗与林黛玉之间,他更中意谁?又有哪些体现呢?下面,小白仅从三点,聊一聊他心中最认可的儿媳妇。

第一点:贾珠的儿媳妇李纨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珠是一个从未出场的人物。但他带来的影响,却是巨大的。他是贾政与王夫人所生的长子,并且学业有成,十四岁考中秀才,可谓是贾府曾经的希望。

显然,对于贾珠的婚姻,贾政这个做父亲的,必定是慎之又慎。那他为儿子所选的儿媳妇,是怎么的女子呢?

原文对李纨这个人物,做了详细的介绍。

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,珠虽夭亡,幸存一子,取名贾兰,今方五岁,已入学攻书。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,父名李守中,曾为国子监祭酒,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。

看看,贾政为长子贾珠所选的儿媳妇。其出身,可谓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之家。她的父亲李守中,曾为国子监祭酒,这是什么官?按现在的说法,就是如今清华北大的校长。

从这我们可以看出,贾政为儿子取媳妇的第一条标准,就是出身。

对于这一点,在迎春的婚姻中,同样提到了这一点。

贾迎春的父亲将女儿嫁给了武将出身的孙绍祖。贾政便极力反对,而最关键的原因,便是出身这一点。

因此,从出身这一点来看,我们自然可以看出,在宝钗与黛玉之间,他更看重谁了?薛宝钗,皇商出身,林黛玉,书香门第,她们二人,根本不具有可比性。

第二点:贾政与林如海的关系。

贾政的妹妹贾敏,是贾母众多女儿中所疼爱的一个,当日未出嫁时,深得贾母的宠爱。而她,最终所嫁的,便是前科探花的林如海。

在封建社会,能获得探花之名,可不简单。虽然在科举之中,它仅位于第三名。但向来,能被评为探花的,都是才貌双全。由此可见,林如海不仅有真才实学,还是一个翩翩公子。

而林如海与他的两个姐夫的关系如何?

对于这一点,在林如海举荐贾雨村时,有过明确的表示。

雨村一面打恭,谢不释口,一面又问:“不知令亲大人现居何职?只怕晚生草率,不敢骤然入都干渎。”如海笑道:“若论舍亲,与尊兄犹系同谱,乃荣公之孙。大内兄现袭一等将军,名赦,字恩侯;二内兄名政,字存周,现任工部员外郎,其为人谦恭厚道,大有祖父遗风,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,故弟方致书烦托。否则,不但有污尊兄之清操,即弟亦不屑为矣。”

由此可见,对贾政,林如海是尊敬有加,对其人品,给与了高度评价。

俗话说,惺惺惜惺惺,林如海对贾政如此,贾政自然,对他的印象也是不错的。试看他收到妹夫的举荐信后,对贾雨村是怎么的态度?

因此,从这一点来看,在薛宝钗与林黛玉这两个女子之中,贾政也更倾向于林黛玉。

第三点:贾政对薛姨妈一家的态度。

在《红楼梦》第四回中,薛姨妈一家来到了贾府。面对他们一家的到来,贾政特意安排他们,居住在了贾府的梨香院。

梨香院,是当日荣国公暮年的修养之所。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。但其实,在贾府之中,它是处于边缘化的地方。

原文曾明确说过,梨香院与王夫人的房间,隔了一道墙,但这一道墙,几乎绕遍了整个荣国府。

梨香院有十来间房,适合薛姨妈一家以及下人居住,更关键的是,它出入方便,对外另开了一门。

而巧合的是,在《红楼梦》第六回中,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,在贾府下人的指引下,前往周瑞家中,走的正是这个门。可见,梨香院,与贾府正经的主子相隔是非常远的,反而,同贾府的下人,相隔的非常近。

在后来,贾府为元春省亲修建大观园,贾蔷从苏州买了十多个戏子。王夫人还特意,将薛姨妈一家挪到了贾府东北角的房间。

即便是从这一点来看,我们也能看出,梨香院在贾府之中的位置,真不咋滴。

到后来,尤二姐吞金自尽。她的尸骨,所停的地方,正是梨香院。

由此,我们可以看出,贾政对薛姨妈一家,是怎样的态度了。

这也好理解,薛姨妈一家原本就是皇商,而如今,外甥薛蟠,更是闹出了人命官司。如这样的亲戚,贾政估计躲还躲不过来。之所以收留他们,不过是看在王子腾的面子上。

自然,对薛宝钗,他不会有好感。

除了这三点外,林黛玉的才华,也深得贾政的喜欢。在贾府中秋之夜,史湘云与林黛玉二人联诗,便提到了这个问题。

湘云笑道:“这山上赏月虽好,终不及近水赏月更妙。你知道这山坡底下就是池沿,山坳里近水一个所在,就是凹晶馆。可知当日盖这园子时,就有学问。这山之高处,就叫作凸碧;山之低洼近水处,就叫作凹晶。这‘凸’‘凹’二字,历来用的人最少。如今直用作轩馆之名,更觉新鲜,不落窠臼。可知这两处一上一下,一明一暗,一高一矮,一山一水,竟是特因玩月而设此两处。有爱那山高月小的,便往这里来;有爱那皓月清波的,便往那里去。只是这两个字俗念作‘洼’‘拱’二音,便说俗了,不大见用,只陆放翁用了一个‘凹’字,说‘古砚微凹聚墨多’,还有人批他俗,岂不可笑!”

林黛玉道:“也不只放翁才用,古人中用者太多。如江淹《青苔赋》,东方朔《神异经》,以至《画记》上云”张僧繇画一乘寺“的故事,不可胜举。只是今人不知,误作俗字用了。实和你说罢,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。因那年试宝玉,因他拟了几处,也有存的,也有删改的,也有尚未拟的。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,也都拟出来了,注了出处,写了这房屋的坐落,一并带进去,与大姐姐瞧了。她又带出来,命给舅舅瞧过。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,又说:‘早知这样,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,岂不有趣!’所以凡我拟的,一字不改都用了。如今就往凹晶馆去看看。” 大观园是贾府特意为元春省亲所准备的,而贾政对林黛玉所起的匾额,如此喜欢,从这也能看出,他对林妹妹的印象是非常好的。

说到最后,我们还是要明白一点,那就是,想归想,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林黛玉虽然出身好,薛宝钗虽然出身不堪,但她的背后,有王子腾、贾元春在支持,作为一家之主的贾政,又能怎样呢?

明明厌恶薛家,然依然不得不接纳他们。这或许,就是贾政这个中年大叔的无奈吧。